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妥協or抗爭?跨境電商賣家,困在知識產權“圍獵”中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9-02 09:13:10

每經記者 陳婷  王紫薇    每經編輯 劉雪梅    

9036290406417841152.jpeg

撥通了與周海(化名)的語音電話,他在電話那頭一字一句地念:

“我們此次聯系您是因為我們收到了權利所有者關于侵犯版權的以下舉報。在Amazon.com上,賣家不得創建侵犯版權的商品信息或詳情頁面?!?/span>

周海是亞馬遜平臺上的一名跨境電商賣家,這是他收到的來自亞馬遜公司通知郵件的第一句話。

郵件里有一個ASIN碼,是被投訴侵權的產品的產品編號。

周海說,亞馬遜ASIN碼,是產品在上傳提交、發布的時候,平臺自動生成的一串數字。所有在亞馬遜平臺經銷的商品都有一個唯一對應的10位數的ASIN編碼,它就像人的身份證一樣,是分辨、查找一款產品的精準憑證。

7278867861261555712.jpeg

周海收到的亞馬遜官方的郵件“機翻版”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收到這封郵件沒多久,他店鋪里對應的商品就被下架,商品的相關庫存也進入了冷凍期?!白钪匾氖?,店鋪賬戶里所有的資金都被封了?!敝芎Uf。

眾多依附于亞馬遜的中國跨境電商賣家,因被指“濫用評論”,今年4月以來持續遭受封號潮。實際上,他們一直以來還要為店鋪內特定商品突然被下架、賬戶被凍結而惶惶不安。(請點擊《亞馬遜“封號”余震:留下還是出走?數萬跨境賣家絕處求生》)

這一次,是被舉報“侵犯知識產權”。

中美多位律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從已接觸的涉及中國跨境電商案件來看,“存在大量不侵權的案例”,“一些原告提起了包括完全無辜的被告在內的訴訟”。

據了解,大多數情況下,原告為了迅速解封賬戶,不會選擇應訴。他們聽取周邊人的建議,經引薦找到位于國內的和解公司,交一筆和解費用,渡過難關。

這幾年,張寧目睹了太多這樣隱忍的跨境商家。很多美國知識產權律師對此躍躍欲試,“他們覺得能贏,而且幫助到這些賣家,戳穿‘騙局’,非常光榮。但反而是很多商家對不能保證100%勝訴非常忐忑,所以這些律師其實接不到案子。因為大家(中國商家)幾乎都選擇了和解?!睆垖幷f。她是美國律所Intelink Law Group P.C.合伙人。

“2017年是最好的反擊時間,但那個時候沒有任何一個商家站出來?!睆垖幏Q,“其實現在也是這樣。這4年之間,沒多少商家愿意打官司打到最后一刻?!?/span>

妥協,而不是抗爭。周海說,“我們習慣了?!苯刂聊壳?,他所在公司已經遭遇了不下3次此類知識產權“圍獵”。

在張寧看來,正是絕大多數賣家的這種“退一步”、“忍一下”,導致針對中國跨境電商的知識產權圍獵越來越猖獗,“這只會讓他們付出更大的代價!”她的言語中含著怒其不爭的無奈。

商家也有苦衷。首先,他們很可能不知道原告是誰,亞馬遜冷冰冰的通知郵件里沒有足夠信息。面對一個“隱身”的對手,有心無力;其次,大洋彼岸的法律體系猶如“天書”,英文優異的賣家極少;更不要說,選擇應訴需要花費的時間精力與財力,都不是普通賣家所能承受的。

對于在商言商的賣家而言,面對一片汪洋的知識產權訴訟,抗爭二字,談何容易?花錢消災或許來得更省事。

?

2169047309335560192.png

一場猝不及防的知識產權訴訟

2169047309335560192.png

林然(化名)曾被卷入一場美國知識產權侵權訴訟中。

今年4月9日,一家持有美國外觀專利的中國公司,在美國伊利諾伊北區聯邦地區法院提起訴訟,狀告183名在亞馬遜、速賣通、Wish等網站上銷售某一款特定產品的賣家。4月21日,該法庭批準了原告關于臨時禁止令(TRO,Temporary Restraining Order)的各項要求。該案牽涉的產品為一款“烏龜水墊”。

林然是其中一員。隨著禁止令的生效,他在亞馬遜的店鋪內相關產品的鏈接被下架,店鋪賬戶內的資金也被亞馬遜官方凍結。

當時,他賬戶內有16萬美元。7月初,店鋪賬戶被解除凍結時,已經凍結了將近50萬美元。

按照亞馬遜等電商平臺的政策,張寧律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但凡有任何原告提起侵權訴訟,在得到法庭TRO后,被告的賬戶資金就會被臨時凍結。一般來說,臨時禁令的有效期為兩周,但亞馬遜的政策是,無論TRO是否失效,只有在原告同意的情況下,賬戶內的資金才可被解凍。

且不論亞馬遜此政策是否合理,對于電商來說,現金流可謂命之所系。這條政策如果被懷有惡意的機構或人利用,則可拿捏住無數賣家的“七寸”。

遭遇來自大洋彼岸的知識產權訴訟,并因此被凍結過賬戶資金的中國賣家,遠不止這183名。

謝卓亨,深圳市跨境電子商務協會秘書長,他所在公司在亞馬遜上有100多個店鋪。對于這類侵權訴訟,他早已司空見慣。

謝卓亨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情況最嚴重的是2018~2019年,“2019年,我們基本上有四分之一的賬號曾因為被控侵權,被凍結過資金?!?019年,謝卓亨所在公司有170多個賬號,也就是說,有40多個賬號在那年被亞馬遜凍結過資金。

在整個跨境電商行業,中國賣家如今已經占據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2017年,是中國跨境電商開始井噴的年份。海關總署提供的數據顯示,當年通過海關跨境電商管理平臺的零售進出口總額達到902.4億元,同比增長了80.6%。也是這一年,海外對中國賣家的關注開始增多,不少起訴的案子也是從這一年開始。

到了2020年,我國跨境電商又迎來一波迅猛增長。數據顯示,當年,我國跨境電商進出口額已達1.69萬億元,同比增長31.1%。通過海關跨境電子商務管理平臺驗放進出口清單達24.5億票,同比增加了63.3%。

1777065151353800704.png

預計到2023年,中國跨境電商交易規?;驅⑼黄?萬億元

數據來源:億歐

亞馬遜,是大量中國賣家出海的最重要平臺之一。數據顯示,2017~2020年三年間,亞馬遜中國賣家占比逐年由23%升至42%。在中國跨境電商里,廣東賣家占到70%,其中50%又來自深圳。

圍繞中國的跨境電商群體,各種下游產業鏈逐漸成型、完善,也不可避免地,成為政府和平臺監管的重點,也成為投機者眼中的“肥肉”。

?

6963450307813748736.png

信息不對稱?平臺規則被“巧”用

2169047309335560192.png

有業內人士認為,中國跨境電商賣家屢遭訴訟,更多是原告巧妙利用了亞馬遜規則,從賣家那里獲利。但客觀來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究竟是什么,讓中國跨境電商賣家惹火上身?

周海承認,事實侵權行為的確存在,只是賣家不知情。

“侵權的情況分好幾種,一種是商標,一種是專利,比如外觀專利、結構專利等。舉個例子,假如有別的品牌賣的產品與我賣的產品外觀設計上一模一樣,對方先拿到了外觀設計專利,他就可以來起訴我?!?/span>

他表示,外觀很難用關鍵詞精準描述,只能去專利局進行圖片識別,但圖片識別的結果也不穩定。

跨境電商觀察人士、藍海億觀網創始人吳以輝也表示,事實侵權的原因,可能是部分賣家在不知道的情況下或出于僥幸心理使用了某個詞。

48431545650621440.jpeg

事實侵權行為的確存在,只是賣家不知情

圖片來源:攝圖網

仔細研究這些來自大洋彼岸的訴訟,可以發現案件存在一些共同點。

張寧律師表示,這類侵權訴訟,絕大多數都是在美國伊利諾伊北區聯邦地區法院(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Northern District of Illinois)和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Southern District of New York)進行的,而且每起訴訟都批量起訴了多個賣家賬號。比如“烏龜水墊案”,被告賣家達183名。

Wesley E. Johnson是美國當地律所GOODMAN TOVROV HARDY&JOHNSON LLC的知識產權律師,他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稱,在美國,類似案件針對美國公司提起的訴訟并不常見,因為大多數被告位于中國,被指控為“造假者”(counterfeiters);雙方匿名在美國也不常見。這些案件有時被稱為“附表A案件”,因為被告被列為“附表A中確定的合伙企業和非法人團體”。在一些案件中,甚至原告也被匿名,據說是為了防止被告在法庭開封前了解更多有關案件的情況。

謝卓亨長期觀察下來,認為類似的侵權案已經形成了“套路”,在這些手法的精準拿捏下,賣家很難不束手就擒。

謝卓亨透露,“有一批人專盯銷量不錯的跨境賣家,他們會看店鋪商品的文字描述、圖片及產品本身有沒有涉及其他品牌,一旦找到了線索,他們就會找律師和機構找到這個賣家,并表示如果不給多少費用的話,便會向亞馬遜進行投訴?!?/span>

謝卓亨稱,如果賣家不予理睬,這些人便會向亞馬遜投訴,“賣家的店鋪賬號就被亞馬遜凍結,但賣家上訴的時候,亞馬遜會要求投訴者需要先行撤訴,才可以為賣家解除凍結?!边@時,投訴者會主動出現,向賣家索取一定額度的費用,作為“撤訴”付出的代價。

另一種手法涉及的人員及相關方更多。他稱,這些人員會聯合美國一些律所,用賣家的品牌相關材料建一個獨立站,并以此為依據向亞馬遜投訴,他們合作的美國律所也會找到賣家溝通?!捌胀ㄙu家在和美國律所的溝通中,通常處于弱勢?!敝x卓亨說。

“在這背后,還有人進行數據分析,去揪賣家產品的缺陷。這類操作一開始是出現在亞馬遜上,現在同樣的操作已經蔓延到了Ebay、Wish等平臺?!敝x卓亨認為這是“敲詐”行為。

作為“烏龜水墊案”的代理律師,張寧表示,在這樁案件中,原告的知識產權訴求其實是有瑕疵的,沒有足夠的法律依據。但依照亞馬遜的政策規定,只要原告提起訴訟,就可以凍結被訴賣家的賬戶。

“可以說,這是用一個有瑕疵的知識產權,拿來做了一個以和解費為目的的訴訟,利用了亞馬遜等平臺的管理規則。”張寧說。

美國本土律師Wesley亦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法院TRO通常會命令電子商務平臺立即凍結余額和賬戶,這些平臺都遵守了這一規定,凍結的賬戶使原告公司更容易迫使被告談判和解安排?!?/span>

“我咨詢了兩家律所,都說我的案子是個好case,大概率可以勝訴。但是他們都不愿意保證我的案子一定能贏?!痹虮辉V侵權、被凍結賬戶,最后選擇和解的跨境商家張偉告訴記者。

“而且我了解到,就算官司能打贏,原告也可以拖著不發撤訴郵件,我們的賬戶還是被凍著?!睆垈フf。

由于賣家與律師之間無法完全達成一致,陷入了博弈論中的“囚徒困境”,反而導致成本更高,賣家自然會轉向確定性更高的路徑。

如果把賬戶解凍作為目的,那么,官司打不打得贏,就不是商家關注的重點了。

與張偉熟識的另一位跨境電商賣家告訴記者,很多商家不能“剛到底”的原因,也有心理原因作祟。

“刷單、點贊這些,不少賣家是做過的。他們有些商品雖然沒有刻意仿照哪個品牌,但產品創意也確實不是自己的。不少賣家覺得自己理虧,氣勢上就先輸了一截?!彼嬖V記者。

“但是在美國,不是由你自己去判定自己有沒有錯、有沒有侵權,而是要交給法庭判決。在法庭判決之前,沒有人有錯?!睆垖幷f。

她表示,即使確實存在侵權問題,willful infringement(惡意侵權)的商家也非常少。美國法律對不小心犯錯不會過分追究。在這種情況下,法庭給出的賠償費范圍,一般是侵權商品已銷售金額的一個百分比,不會很高。

但中國跨境電商賣家了解不到這一信息。一旦看到資金被凍,就慌了。除了和解這條路,還有不少賣家干脆放棄被凍結賬戶的這個平臺,連自己的錢也不要了,換一渠道從頭開始;有的則嘗試發郵件給對方道歉,求對方“放過”。

這類操作,反而讓對方律師拿到了切實的把柄——按美國思維,對方會想:如果你沒侵權,為什么要道歉?

事實上,在美國,如果一方提起侵權訴訟,且不能證明對方侵權,則原告與被告需要各自承擔律師費——對于大公司來說,律師費可能比拿到的賠償還高。


2169047309335560192.png

妥協下的“生財之道”:和解公司生意興隆

2169047309335560192.png

近些年來,中國跨境賣家始終困在來自大洋彼岸的知識產權訴訟海洋中。在商言商。交一筆錢,向對方提出和解,解凍資金,這是一條最短的路徑,即便明知這是妥協。

于是,一條隱秘的生態鏈應運而生。中國境內的各種和解公司及律所紛紛冒頭,業務做得風生水起。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聯系到的兩個賣家稱,只要交給和解公司一筆錢就可以經和解途徑解決侵權訴訟,“和解公司會根據(我的)凍結金額確定收多少和解金?!逼渲幸晃徽f。

小豬和解,是一家多數跨境賣家選擇的和解公司。其公眾號注冊于2019年2月,賬號主體是深圳易成欣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啟信寶信息顯示,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該公司稱,主要業務之一是“跨境電商投訴知識產權案件的分析與處理”。

小豬和解在微信公眾號稱,自己有“美國白人律師長期駐守當地法院,可直接上訴,出庭次數行業第一,超過1W+案件處理結果,各律師經驗相當豐富……”

在小豬和解公眾號的底欄中,總結了專門打知識產權官司的美國律所GBC在亞馬遜、Ebay、速買通等各主流電商平臺的“釣魚地址”、買手ID和付款郵箱,并不時推送“侵權預警”文章,提醒賣家將商品下架,及時提現。

2922319206176455680.jpeg

小豬和解公眾號內提供的GBC釣魚地址匯總

圖片來源:截圖

輾轉多次,記者與小豬和解QQ客服添加了好友。對方拋來三個問題:“什么平臺被告、什么品牌侵權、凍結金額數目?!?/span>

小豬和解方稱,要根據凍結金額來定價,并強調“賠錢到位,保證和解?!?/span>

知乎上有關跨境電商的一篇帖子下,有用戶表示,其和解金額是被凍金額的一倍。有多個用戶也跟帖稱,和解公司要求付的和解金額超過了他們的凍結金額。

張寧律師說,被告到底有沒有違反美國商標法?原告的訴訟流程是否合法?這些問題,和解公司和境內律所往往是不管的。他們的基本賣點就是價格便宜,幫助賣家快速和解。她稱這些和解公司為“和解販子”。

但和解的價格真的便宜嗎?據張寧所知,這些和解公司收取的和解費一般在被凍結金額的20%~80%之間。如果等到法庭做出缺席判決之后,他們會收取賣家高達80%的和解費。

謝卓亨說,他不在美國長期生活,無法了解美國當地的法律法規,“美國的版權法和中國的版權法也不一樣?!贝送?,美國當地高昂的律師費用,更是令中國賣家望而卻步,“就算我們愿意花這錢,也不知道怎么找到相應的律師?!?/span>

相比被長期凍結的賬戶,和解費“并不是特別高。我們付過的費用一般在5000-10000美元,最高付過20000美元,對銷售不會造成太大負面影響”。謝卓亨說。

跨境電商觀察人士吳以輝也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證實,美國律所訴訟中國跨境電商賣家的現象很普遍,有的賣家會通過華人律師與美國當地律所進行溝通。

吳以輝認為,“在法律上,很難指責他們的行為是訛詐,美國當地律所比誰都知道怎么合法地操作?!彼嘎?,一般對方律所要求的和解金額是被凍結金額的一個百分比,“大概率在20%~30%之間?!?/span>

和解公司按凍結金額收取一定比例的和解費,與美國法庭通常以侵權商品已銷售金額的某個百分比判定賠償金,是不一樣的收費標準和邏輯。但前提是,歷史數據顯示,法庭最終判定商家侵權的可能性是極低的。

也就是說,如果走法律路徑,且勝訴了,中國商家大概率不需要賠償一分錢,律師費也由敗訴一方承擔。但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中國商家既不敢冒風險,也不愿付出時間成本。

另一方面,Wesley表示,這些訴訟可能帶來極高的法定損害賠償要求,這給了原告和原告律師提起這些訴訟的經濟激勵。

一手交錢出去,一手賬號解封,看似便捷的解決方式,無異于一種“飲鴆止渴”之舉,引來了大洋彼岸更多的訴訟。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2251367052491589632.jpeg

這類訴訟能帶給原告律師經濟激勵

圖片來源:攝圖網

張寧多年跟蹤調查發現,“主打”中國賣家知識產權侵權的美國律所之一是Greer, Burns & Crain,該律所在2020年總共發起了243件訴訟,關閉了2.2萬個賣家賬戶和5900個網站。另外幾家起訴中國賣家比較積極的律所還有:Keith Vogt Ltd,Epstein Drangel LLP,Hughes Spocol Piers Resnick & Dym, Ltd.,David Gulbransen,AM Sullivan Law,LLC等。涉案被凍結的賬戶達幾萬個,其中有大量被告是中國賣家。

在網上多篇科普如何和解的文章中,GBC(Greer, Burns & Crain)、EPS、Keith、SMG這四家美國律所在中國跨境電商圈 “大名鼎鼎”,文章稱,圈內甚至有“不怕不愁店鋪不出單,就怕收到GBC投訴函”的說法。

GBC官網顯示,其擁有20?名在知識產權法律實踐有廣泛經驗的律師,“我們不僅僅是一家專利審查機構……我們開發了行業領先的國際防偽策略和工具,導致在線網絡和實體運營的大規模下架?!?/span>

但這家律所官網沒有聯系郵箱,僅有在美的兩個地址與電話。另一家被提及的律所Keith,記者發去采訪郵件,截至發稿前,對方未作回復。

當然,也有個別賣家通過自己的方式完成了申訴。

周海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今年,曾有一個獨立站投訴過他所在公司一款在亞馬遜上銷售的燈具侵權。

周海得知店鋪被投訴之后,公司工作人員查到了發起投訴的獨立站,并且找到了相關產品的鏈接,“我們的程序員挖到了他們產品上傳的時間,發現該獨立站上架的時間比我們晚。我們便向亞馬遜舉證了這個情況,并且表達了我們并不認為我們產品侵權這個態度。亞馬遜收到我們的舉證之后,把我的賬號解封了?!闭麄€過程前后花了一個半月。

然而,在謝卓亨眼中,周海這類申訴成功的案例,概率和中六合彩一樣小。

謝卓亨說,現在的亞馬遜和以前截然不同,早期的亞馬遜,投訴和申訴都是人工受理,“當時提出申訴的成功幾率是高很多的,現在亞馬遜后臺的智能AI系統,所有回復都是一模一樣的?!?/span>


2169047309335560192.png

不甘被“割韭菜” 抗爭者開始出現

2169047309335560192.png

轉機或許從“烏龜水墊案”開始了。作為183名被告賣家之一,林然成為選擇用法律途徑進行抗爭的5名賣家之一。

6622409039134607360.jpeg

奮起抗爭、拒絕和解需要一定毅力

圖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資料圖

4月26日,林然收到亞馬遜通知,告知被起訴了;

5月3日,林然聯系上張寧律師;

5月11日,林然方面向美國相關法院提交了motion(即書面申訴);

5月15日,原告代理律師對林然進行撤訴。

林然說,在此過程中,原告代理律師不止一次向他們表示,可以降低和解費用。

5月10日,林然收到了原告代理律師的和解郵件,和解費用30000美元,林然沒有接受;

5月12日,他收到了第二封和解郵件,詢問4000美元的和解費用是否可以接受;

5月13日,林然經過深思熟慮之后,仍決定不接受和解條件,準備參加5月17日的聽證會。

5月15日,原告對林然進行撤訴。整個過程僅半個多月。

8390420869387352064.jpeg

對方律師要求林然給付30000美元和解費用的郵件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但林然的賬戶資金并沒有立刻解封?!坝捎谠嬉恢辈辉敢獍l送撤訴信,張寧律師找到了亞馬遜合作的律所,向其申訴了此類行為,我的賬戶才被打開?!绷秩徽f。

對林然而言,拒絕和解需要一定毅力。

一是流通資金的壓力。由于他只有一家亞馬遜店鋪,沒有其他收入來源,資金解封之前,他都是借錢運營,“連進貨的錢,都是找我父母借的?!?/span>

此外,他還承擔了6250美元的律師費用,這個費用其實已經高于原告律師最后一次提出的和解費用。

“不是沒有動搖過?!绷秩徽f,“在談和解的時候,當時被凍結的資金已經達到20多萬美元。我第一反應就是接受和解吧。但我轉念一想,這是敲詐勒索,就算4000美元不多,但我不想給這種人一分錢?!彼f。

林然透露,如果接受和解,還必須接受他們隨之發來的一份和解文件,文件條款不但要求林然承認侵權,還需要放棄后續起訴他們的權利,無論在中國還是美國。

“對我而言,這等于搶了我的錢,還不允許我報警……我情愿花10萬美元和他們打官司,也不想付這4000美元?!绷秩恢两駳鈶嵅灰?。

林然的底氣在于,他有足夠證據,證明自己并沒有侵犯相關知識產權。

“我在銷售這款產品的時候,中國的供貨商很明確地告知我們,他們已經在2019年7月拿到了在中國的版權和專利,而原告是在2019年11月才拿到在美國的版權和專利。特別是,我們是2020年5月才開始售賣該產品,當時已經確保了在中國的專利已經沒問題了?!绷秩徽f。

在包括林然在內的5位賣家的努力下,5月18日,法庭少見地拒絕了原告提出的TRO的延期。在兩次聽證后,法庭在美國時間當天早上進一步作出拒絕原告初步禁止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的判決。判決中,法庭不僅同意被告律師提出的未侵權的抗辯,同時認為,原告的訴狀沒有達到提出禁止令所需要的法律標準。

作為此案的代理律師,張寧提醒,各類以和解為目的的侵權訴訟常常存在各種法律問題,千萬不要誤以為禁止令就意味著美國法庭縱容原告無條件地勒索中國賣家。

就“烏龜水墊案”,張寧表示,每個被告涉嫌商標侵權的依據不同時,法院一般不應當同意將那么多被告放在一個訴訟中進行。但不幸的是,由于這些案件中的大多數被告從不應訴,而是和解或接受缺席判決——從本質上講,等于是承認對他們的訴訟請求是合理的,這導致法庭也無法改變這種狀況。

“中國有句俗語:‘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蚴苓@種處世哲學的影響,遇到問題有些商家比較傾向于花錢了事。而草草和解只能助長對手的囂張氣焰,更加變本加厲、肆無忌憚地對中國商家進行‘割韭菜’”。她說。

曾在美國從事知識產權工作達10年之久的律師粟楊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首先自身要正,不要侵犯別人的知識產權,其次要不怕打官司,要斗爭到底?!?/span>

粟楊稱,有些跨境電商賣家對平臺有抵觸情緒,一收到郵件就認為“他在整我”,這種情緒不利于實質性地解決問題。

事實上,亞馬遜的封號并不僅僅針對中國賣家。就在8月27日,有新聞稱,德國一家名為Mi.to Pharm的主營開發和銷售醫療技術和化妝產品的家族企業,此前被亞馬遜平臺凍結了賬號。

上訴之后,德國漢諾威地區法院判決,亞馬遜公司的行為嚴重違反了2020年7月12日生效的《歐盟商業平臺(P2B)條例》,屬于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法院命令亞馬遜公司無條件解封賣家被凍結的賬號,且不能銷毀賣方公司已儲存且尚未售出的貨物。

APEC跨境電子商務創新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貿學院教授王健告訴《每日經濟新聞》,電商與平臺本是互惠共贏的關系,若平臺在管理上做不到流程合理、利益平衡,不能識別惡意投訴而“一刀切”,則平臺承擔不起更大流量,也會面臨增長困境。

亞馬遜等平臺簡單粗暴的封號、下架、凍結賬戶的政策,給了一些心思活絡的人或機構可乘之機。早已有聲音質疑亞馬遜的不少做法有失公平。

或許正是這樣的現實,給了SHEIN等新興的跨境電商開放平臺、發展壯大的機會。

張寧表示,已經有一些法官認為,允許這些案件繼續進行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要改變這種觀念,就必須有人起來反擊?!?/span>

“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span>她說。

記者:陳婷 王紫薇

編輯:劉雪梅

視覺:劉青彥

視頻編輯:朱星運

排版:劉雪梅 馬原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