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旗下公司前高管曾是主要客戶股東……每經調查深扒新研股份七大商業疑云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9-03 09:07:07

每經記者 胥帥    每經實習記者 范芊芊    每經編輯 梁梟    

7530479319707039744.jpeg

在剛剛過去的8月,軍工板塊無疑是A股市場最熱門的板塊之一,而新研股份(300159,SZ)當屬軍工板塊的龍頭股,不到一個月時間便走出了翻倍走勢。

但新研股份的業績并沒有股價漲幅那么美。2020年,新研股份的凈利潤虧損25.58億元,虧損主要原因就是商譽減值,而商譽減值主要來自子公司四川明日宇航工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明日宇航)。實際上,明日宇航的經營問題是監管關注重點,屢屢被交易所問詢。

連日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新研股份、明日宇航和部分供應商、客戶存在“說不清道不明”的潛在聯系,這主要表現在股東和高管在上述主體的交叉。

比如,明日宇航子公司前高管曾是新研股份主要客戶的股東和監事;兩家預付款方的核心人物重合,且有受訪對象透露預付款方租用明日宇航廠房;多個供應商的股東一致或重名,但新研股份并未披露其中的同一控制關系……

?

8906821329977853952.png

新研股份函證回復比例不足2%

8906821329977853952.png

今年8月,A股市場出現一波針對軍工股的炒作,其中新研股份是板塊龍頭,五個交易日三根“20cm”陽線的直線拉升極大吸引市場關注。公司股價從8月4日的3.74元/股漲至8月19日的最高價8.39元/股,區間漲幅超過一倍?!睹咳战洕侣劇酚浾咦⒁獾?,新研股份上漲背后,中信上海溧陽路等知名游資等曾現身龍虎榜。而新研股份的軍工業務,就是落子在2015年斥資36億元收購的控股子公司明日宇航。

明日宇航的主營業務為航空航天飛行器零部件。今年8月,新研股份公告,中航資本產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航產投)等擬向明日宇航共計增資12億元??雌饋?,產業資本似乎看好明日宇航的發展前景,那么明日宇航近年來業績表現如何呢?

收購明日宇航之前,新研股份的主業是農機。2015年收購明日宇航后,新研股份擁有“航空+農機”雙主業,被市場打上“軍工概念”的標簽。從2016年開始,新研股份軍工業務收入占比逐漸提高,到2020年已達到近六成。但新研股份收入規模并未持續增長。從2019年開始,新研股份的營收和凈利潤都出現下滑。

自被新研股份收購后,明日宇航的業績表現的確稱不上亮眼。即便在業績承諾期的2015年~2017年,明日宇航也只是以100.1%的完成度踩線完成業績承諾。業績承諾期過后,明日宇航業績即持續下滑。2019年,新研股份對明日宇航計提商譽減值就超過15億元,直接導致當年上市公司出現19.79億元的巨額虧損。

2020年,新研股份凈利潤虧損額進一步放大至25.58億元,虧損主要原因仍是商譽減值。據披露,去年新研股份對明日宇航計提商譽減值金額達13.47億元。

而年報問詢函另一重點問題仍然針對明日宇航,這實際和上市公司2020年年報被出具保留意見有關。年審會計師無法對明日宇航部分應收賬款的可回收性及壞賬準備的充分性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

值得注意的是,審計機構對明日宇航54家客戶實施了函證程序,涉及應收賬款余額20.4億元;收到其中8家客戶的回函,確認金額為3755.45萬元,回函比例為1.84%。即便截止到2021年4月20日,也只共計回款5260.56萬元,回款比例僅為2.46%。

由客戶回函比例低引發財務造假質疑的案例并不稀奇。今年上半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出“區塊鏈第一股”易見股份存在財務問題,前任控股股東占用資金超40億元。當時調查的導火索便是易見股份客戶函證回復比例低。

而針對新研股份出現的財務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連日調查發現,明日宇航和部分供應商、客戶之間存在“說不清道不明”的潛在聯系,這主要表現在股東和高管在上述三大主體的交叉。

由此,新研股份商業交易尚存以下七大疑問,均需上市公司一一說明。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問一:供應商為何與子公司同為被執行人?

8906821329977853952.png

在2020年年報中,新研股份對設備預付款計提減值準備1.62億元,而后公司在年報問詢函回復公告中表示,1.62億元為公司預付給四川海志合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川海志合)、四川中地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川中地)、成都海志合機電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都海志合)的設備采購款7886萬元、5040萬元、3284萬元,對應采購合同金額1.71億元、1.04億元、6273萬元。

該設備采購款對應的合同于2016年至2017年期間簽約,公司未能按進度支付相關款項,因此構成了違約,預計預付款很難收回。

但該項交易未能獲得年審會計師的認可,年報審計報告保留意見涉及事項之一為,公司未提供與上述預付設備款相關的合同履行情況的充分資料和信息。

在年報問詢函回復中,會計師指出,在走訪過程中,三家供應商均拒絕提供其與上游供應商和設備生產廠家的采購合同、款項支付的銀行單據等資料和信息。當會計師要求實地察看實物設備,供應商解釋說公司已違約,設備廠家已自行處置。

對于業績持續下行的新研股份來說,計提的1.62億元預付款也不是小數目,那么這三家供應商是什么來頭?

8月18日,記者來到成都海志合2020年年報登記的地址青羊區萬和中心1棟805號。萬和中心是一棟寫字樓,看上去,805號是簡單的一間辦公室。記者注意到,805號內有兩人在辦公室辦公,此外還有隔斷出來的財務室。記者欲求證該地是否為成都海志合以及與明日宇航、新研股份的關系時,對方則拒絕透露一切消息。

隨后,記者還前往成都海志合2018年年報登記的地址光華村南街50號。上述登記地址是一處私人住所,位于一棟公寓內。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方查閱資料發現,根據2018年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以下簡稱中物院)物資部龍門式數控加工中心國內邀請招標評標結果公示,中標候選人成都海志合的項目負責人是“蹇根”。

2261744708010831872.png

圖片來源:中物院招投標信息網網頁截圖

根據2018年9月3日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物資部中物院物資部刀片、刀桿項目(第二次)廢標公告/流標公告,四川錦特鴻科技有限公司和成都海志合均未通過資格審查,且未通過的原因大致一樣。而四川錦特鴻科技有限公司是四川海志合的全資子公司。

看起來,成都海志合顯得有些神秘。

此外,記者還發現,部分供應商與明日宇航之間存在難以理解的商業往來。

記者找到的一份裁判文書顯示,涉及到買賣合同糾紛,四川海志合曾與明日宇航共同列為被執行人。這份裁判文書發布于今年3月23日,麗馳精密機械(嘉興)有限公司是申請執行人,明日宇航和四川海志合是被執行人。

8289180010218547200.png

圖片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網頁截圖

實際上,新研股份在去年底關于公司申請向特定對象發行股票的審核問詢函之回復中也提到一起有關麗馳精密機械(嘉興)有限公司的訴訟,被告是明日宇航,同樣涉及買賣合同糾紛。奇怪的是,新研股份披露的被告方僅有明日宇航,沒有四川海志合的名字。

據新研股份披露,若敗訴,明日宇航最多需支付設備款211.2萬元及違約金13.6萬元。根據2020年年報,上述訴訟以雙方達成一致調解的方式結案,明日宇航需在今年2月5日前支付設備款186.24萬元及違約金13萬元。

8月18日,記者撥通麗馳精密機械(嘉興)有限公司的電話。一位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最終用戶是明日宇航,但是簽約同海志合簽的”。

8月30日,記者撥打四川海志合2016年工商登記電話,通過社交軟件搜索,用戶昵稱為“海天精工.張海燦”,而“張海燦”在2018年4月3日前曾是四川海志合的法定代表人。對于上述訴訟,對方表示:“我們是作為麗馳的區域代理商?!睂τ谂c明日宇航的合作,他表示之前有,現在不清楚,他本人已經完全退出四川海志合。

8月17日,記者來到四川海志合的工商注冊地址,并未找到四川海志合。大廈門口的物業告訴記者,四川海志合已經搬走“至少一年了”。

3859964310824904704.jpeg

四川海志合工商注冊地址樓層示意圖并無公司相關信息

圖片來源:實習記者 范芊芊 攝

“上市公司如涉及重大訴訟需要披露的,需要披露案件受理情況和基本案情等細節?!鄙虾P鹿怕蓭熓聞账鯌褲蓭煴硎?,如果供應商和子公司都是被告,應當完整披露被告情況。

另一不愿具名的上市公司董秘對記者表示,如果這個供應商很重要并且很關鍵,會對上市公司業務造成重大影響,這就需要披露。另有一名上市公司董秘表示,這還要看上市公司和供應商的交易金額大小以及訴訟金額大小。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問二:供應商項目負責人為何曾是另一預付款方聯絡人?

8906821329977853952.png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四川海志合還與新研股份2020年第三大預付款方四川升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川升友)存在聯系,預付金額為818.9萬元。四川升友2017年年報登記電話與四川海志合相同。

7493225506732624896.png

明日宇航計提的1.62億元預付款壞賬相關方關聯圖

制圖:實習記者 范芊芊

8月17日,記者來到四川升友的工商注冊地址(成都市光華巷9號1棟1層)。光華巷9號為商住一體樓,名喚“大地錦苑”。據物業介紹,大地錦苑1層是小區外層商鋪,但記者并未在外圈商鋪中找到四川升友的辦公地。

7889029432561094656.jpeg

四川升友工商注冊地址所在小區“大地錦苑”

圖片來源:實習記者 范芊芊 攝?

四川升友2020年年報登記電話和四川光翼飛行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川光翼)相同,而后者的法定代表人為“蹇根”。根據多個第三方企業信息查詢軟件的聯絡人備案信息,“蹇根”是四川升友2019年前的聯絡人。而上文寫到,成都海志合的項目負責人是“蹇根”。

另外,四川光翼有一名現任股東叫“李海濤”,持股比例為20%。而成都海志合的法定代表人也叫“李海濤”。四川光翼另一股東“袁婷”也與成都海志合前任股東同名,“袁婷”還曾是四川光翼的法定代表人。

上述的多個重名是否能說明四川升友和成都海志合的關系?

8月30日,記者撥打四川升友最新工商登記電話,無人接聽。隨后,記者撥打2017年工商登記電話,對方表示不接受采訪。

8月23日,記者曾以商業合作的名義致電成都海志合法定代表人李海濤,他表示目前成都海志合和明日宇航仍有合作,“有合適的在提供,只是現在他們采購比較少”。對于此前與明日宇航合作終止的事項,李海濤表示:“它沒有提貨?!?/span>

此外,他還提到,四川光翼與明日宇航有合作,“給他們代加工一部分”。同時,李海濤承認其四川光翼的股東身份。

8月30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記者身份致電李海濤,欲再次求證四川升友的“蹇根”和成都海志合的“蹇根”是否為同一人。李海濤在電話中向記者表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我能回答可以告訴你,我不能回答,涉及機密的不能說?!?/span>

記者和李海濤在電話中約定,8月30日上午11時左右在成都海志合辦公地面談。當記者到達成都海志合辦公地時,李海濤卻并不在辦公室內。記者再次致電李海濤,對方又表示“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告為準”。

1789425043899963392.png

成都海志合競標項目負責人蹇根與另一預付款方關聯圖

袁婷、李海濤兩個名字穿插其中,并分別(或曾經)擔任重要角色

制圖:實習記者 范芊芊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四川光翼的地址是在四川什邡經濟開發區藍天大道3號研發樓。而這一地址還是明日宇航什邡分公司工商資料中所載地址。8月17日,記者根據導航來到“藍天大道3號研發樓”,在這里并未找到相應公司的蹤影。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問三:預付款方是否租用子公司廠房?

8906821329977853952.png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四川升友外,明日宇航所在地附近還有前五大預付款方之一四川星河力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星河力量)。

該公司成立時間是2018年2月27日,地址則在什邡市經濟開發區(北區)昌平大道南段8號。記者來到昌平大道南段8號,發現這里并非是星河力量所在地?!叭ツ昃桶嶙吡?,(現在)在明日宇航?!痹摰匾幻M出的工作人員表示。

6502798221966675968.jpeg

星河力量已搬離昌平大道南段8號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記者從明日宇航一名員工處也獲悉,星河力量確實搬到公司辦公地?!拔覀兒退ㄐ呛恿α浚┯泻献?,租用的(明日宇航)廠房?!?/span>

對上述情況知情的四川什邡經濟開發區一內部人士向記者透露:“你說的兩家企業(四川光翼、星河力量)應該都在明日宇航里面,當時是作為它的配套企業。但我不清楚它們現在的經營狀況?!?/span>

6371614620541669376.jpeg

位于四川什邡經濟開發區的明日宇航所在地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然而,四川什邡經濟開發區投資促進部的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并未聽說過四川光翼、星河力量這兩家企業,也不清楚明日宇航是否向它們出租了廠房,“我只曉得明日宇航向中建材出租了廠房,其他不曉得。它也是保密單位?!?/span>

該工作人員的說法與新研股份信披內容一致。2020年年底,明日宇航與中建材集團進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建材)簽訂設備轉讓合同,將數字化車間項目部分設備轉讓給中建材,同時將數字化車間廠房出租給中建材。

記者還獲得了一張該園區的企業分布圖,這張圖上同樣沒有四川光翼、星河力量這兩家企業。而在四川什邡經濟開發區的重點企業名單里,同樣也沒有這兩家企業。

上述兩位董秘和王懷濤也表示,上市公司可以向供應商出租廠房,信披標準要看交易金額大小。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問四:工程進度達100%的在建項目,現場卻雜草叢生?

8906821329977853952.png

明日宇航參股四川漢翱機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漢翱機械)一事也被監管問詢。明日宇航以設備凈值不低于3200萬元的閑置且適合電銑削改造的設備進行實物出資,溢價認購漢翱新增的534.282萬元注冊資本,獲得43.99%的股權。

漢翱機械工商資料顯示的地址是什邡市經濟開發(北區)通惠路8號。記者通過地圖搜索該地址并按照導航來到該地址附近,發現并沒有“通惠路8號”對應地標,所對應的地址為通惠路9號和其旁邊的9-1號,前者是什邡市的車管所,后者則是機動車檢測中心。此外,記者還通過地圖搜索“四川漢翱機械有限公司”也未有相應地址出現。

2322134680530585600.jpeg

通惠路9號系什邡市車管所所在地?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還注意到,2020年年報,新研股份披露的重要在建工程中,航空航天部件裝配廠、航空航天特種工藝生產線分別對應的預算數為5.35億元、3億元,工程進度分別為100%、80%。根據新研股份今年半年報,航空航天特種工藝生產線的工程進度已經達到90%。

但記者到達“航空航天零部件特種工藝車間”項目正大門,該處大門緊閉,門內已經雜草叢生,未有建筑物痕跡和完工痕跡。而旁邊圍擋上卻顯示是“航空航天部件裝配廠”項目,上面顯示的開工時間是2016年12月20日,竣工時間是2017年4月20日。

8797921894830156800.jpeg

航空航天部件裝配廠項目工程概況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3629715810020068352.jpeg

“航空航天零部件特種工藝車間”項目尚無完工跡象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問五:孫公司前高管為何是大客戶前股東和監事?

8906821329977853952.png

據新研股份年報問詢函回復披露,三家供應商中,四川中地為代理人,真正提供貨物的是北京航興盛經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航興盛)。

據新研股份年報問詢函回復披露,北京航興盛第一大股東霍海平為明日宇航子公司天津明日宇航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明日宇航)的前高管。這個名字還出現在北京海源通航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海源)的歷史股東中。北京海源2015年年報顯示,2015年7月6日,霍海平認繳出資385萬元,成為北京海源的新增股東,根據啟信寶等多個第三方企業信息查詢軟件的工商信息變更記錄,霍海平還曾擔任北京海源的監事職務。從2016年開始,霍海平逐步退出北京海源的股東名單以及監事職務。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海源電話與北京航興盛2014年~2016年工商登記電話相同。

8月17日,記者來到四川中地的工商注冊地址,公司多名工作人員表示,由于自己是此后入職,不清楚2016年~2017年與北京航興盛、明日宇航所簽訂的這份合同。8月18日,記者撥打了北京航興盛最新工商登記電話,但未接通即被掛斷。

1074442144878683136.jpeg

四川中地辦公地點大門

圖片來源:實習記者 范芊芊 攝

北京海源成立于2014年5月22日,注冊資本為1000萬元,現任法定代表人為胡志堅。這些信息與新研股份年報問詢函中所披露的應收票據第九大欠款方的信息匹配。

據新研股份披露,截至2020年年末,公司應收票據賬面余額1.22億元,全部為商業承兌匯票,計提壞賬準備4852萬元,計提比例39.68%。北京海源涉及的應收票據金額為301.43萬元。去年,新研股份對北京海源的銷售收入為3971.29萬元,但僅回款3055.40萬元。

7442594129226678272.png

圖片來源:新研股份年報問詢函回復截圖

實際上,北京海源是天津明日宇航2020年前三季度的前十大客戶,銷售額為3215.91萬元,主要是采購鋁材等。2020年底欠款余額為301.43萬元。2017年、2018年以及2020年1月~9月,北京海源也曾向天津明日宇航銷售鋁材、鋼材。

兩家公司還存在股東和高級管理人員重名的情況?!瓣悵睘楸本┖T吹默F任股東,認繳出資額對應的持股比例是3%。根據2017年5月23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披露的一份刑事判決書,“陳濤”也曾是北京航興盛的業務部經理。刑事判決書顯示,2016年4月25日,北京航興盛實際控制人霍某(刑事判決書顯示為“北京航興盛經貿有限公司實際負責人”)因涉嫌單位行賄罪被羈押,被告單位為北京航興盛。當時,“陳濤”作為北京航興盛的業務部經理,也是北京航興盛的訴訟代表人。

4556745834659318784.png

圖片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網頁截圖

8月18日,記者撥通了北京海源的工商登記電話。對方給了記者一個業務部門工作人員的電話,通過社交媒體搜索,顯示用戶名為“北京海源通航科技有限公司-陳濤”。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商業合作為由撥通“陳濤”的電話。

記者問:你們和天津明日宇航是什么關系?

“陳濤”答:我們之前有一些機加(音譯)的活兒,我們基本上都介紹給它(天津明日宇航)做了。

記者問:你們是同一個業務是嗎?

“陳濤”答:對,我們兩家基本上是,因為我們這邊沒有機加,然后有原材料,我們有也是它買,它們也是我買。

記者問:你們給它們介紹業務?

“陳濤”答:對,偶爾我們做不了的。

記者問:你之前在北京航興盛工作過嗎?

“陳濤”答:最早是。

8月30日,記者再次撥打北京海源的工商登記電話,詢問霍海平是否還在公司任職。對方表示:“你直接給他打電話?!彪S即匆匆掛斷。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問六:客戶及供應商穿透股東是重名還是同一人?

8906821329977853952.png

明日宇航子公司天津明日宇航還與新研股份2018年第一大客戶天津航瀛精誠檢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航瀛)注冊地址相近,都位于天津市東麗開發區東谷中心2號門。天津明日宇航2017年報登記電話與天津航瀛2018年~2020年年報登記電話相同。

對此,新研股份曾解釋,雙方通過天津市東麗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的招商引資計劃,注冊于天津市東麗開發區東谷中心的不同戶,并可享受一定政策優惠;且雙方合作是通過天津市東麗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的推薦。

但巧合之處在于,德陽天安華鑫創業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股東關聯。根據啟信寶等多個第三方企業信息查詢軟件的工商信息變更記錄,該公司的股東黃程瑋也曾是北京海源的股東。

天津航瀛的實際控制人是白曉雨,其也是德陽天安華鑫創業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股東。此外,天津航瀛的股東“沈廣亞”與新研股份在去年三季度報問詢函回復中披露的應付款方貴州恒航華盛科技有限公司股東“沈廣亞”同名,2018年年底應付余額為900.43萬元。

4847716904990914560.png

新研股份孫公司前任高管霍海平的業務關系網背后,

白曉雨、沈廣亞、黃程瑋、陳濤等名字頻繁閃現

制圖:實習記者 范芊芊

8月18日,記者撥打了天津航瀛和天津明日宇航的相同座機號,但結果顯示號碼不存在。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問七:多個預付款方是否受同一人控制?

8906821329977853952.png

根據啟信寶等多個第三方企業信息查詢軟件的工商信息變更記錄,新研股份供應商北京航興盛的前任監事為“畢亞平”,這個名字也出現在新研股份公告中北京聯泰東林鋁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聯泰)法定代表人一欄。該公司是新研股份2020年的第一大預付款方,預付金額為4104.84萬元。北京聯泰2015年、2016年年報電話與北京航興盛2015年、2016年年報電話相同。

8月18日,記者撥通了北京聯泰最新工商登記電話,詢問是否是北京聯泰,對方表示不是,隨即掛斷電話。8月30日,記者再次撥打北京聯泰最新工商登記電話,詢問是否是“畢亞平”,對方也表示不是,隨即掛斷。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聯泰的預付款也出現部分計提壞賬減值準備。

新研股份在年報問詢函回復中表示,由于客戶設計圖紙更新等原因,2020年初,公司與北京聯泰、北京萬航誠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萬航)分別簽訂終止協議,北京聯泰、北京萬航不再要求明日宇航支付合同剩余款項。這部分預付款項預計不能取得貨物,也預計不能收回,于2019年度計提減值準備。

其中,北京萬航是新研股份2020年第二大預付款方,預付金額2255.41萬元,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為“石新京”,此姓名出現在北京聯泰的歷史股東中。根據北京萬航2020年年報披露,石新京的認繳出資額為335萬元。

新研股份在2020年三季度報問詢函回復中披露,涿州泰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涿州泰瑞,工商信息顯示名稱為“涿州市泰瑞科技有限公司”)為其2020年上半年第一大預付款方,截至2020年6月30日預付款余額為1362萬元,涿州泰瑞的法定代表人為“任傳寶”,而這一名字也出現在北京萬航的股東中。涿州泰瑞另一股東名為“石新京”。此外,北京萬航與涿州泰瑞2020年年報中的聯系電話也相同。

8月18日,記者撥通了該電話,對方表示北京萬航和涿州泰瑞是兩家公司,自己是代理記賬的,在兩家公司分別任職,“(兩家公司)股東是一樣的?!?/span>

8月30日,記者再次撥通上述電話,追問兩家公司是否是同一個人控制,對方表示不清楚。

除了上述供應商之間錯綜復雜的關系,記者還發現了另外兩家供應商之間可能的關聯,其中一家供應商同樣曾出現預付款項計提壞賬的現象。

新研股份在2020年半年報及三季報問詢函回復中表示,江西國貿企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西國貿)1900萬元壞賬計提減值準備,該款項系預付采購裝配生產線而支付的預付款項,因項目停滯,公司未繼續支付后續合同款項,原預付款難以索回,因此全額計提壞賬準備。

江西國貿的一位股東名為“鄒建華”,江西天之翔航空數控技術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江西天之翔)的法定代表人也名為“鄒建華”。據新研股份披露,江西天之翔為新研股份應付款方,2018年底應付余額為1053.35萬元。此外,江西天之翔還和江西國貿一起因買賣合同糾紛被沈陽機床股份有限公司起訴。

8月18日,記者撥打了江西天之翔的最新工商登記電話,但顯示已停機。記者又撥打江西國貿的最新工商登記電話,對方承認公司是明日宇航的供應商。

3933236989208632320.png

新研股份多個預付款方互相關聯,

石新京、畢亞平、任傳寶三個名字或身兼數職

制圖:實習記者 范芊芊

若上市公司兩家供應商屬于同一實際控制方,這需要信披嗎?

王懷濤表示:“要看交易金額大小,占交易金額很少的話不需要?!钡硪簧鲜泄径乇硎?,供應商的同一控制關系不需要披露。

8月29日晚間,記者向新研股份信披郵箱發去采訪函。8月30日和8月31日,記者多次致電新研股份信披部門。一工作人員表示,采訪函已轉交給領導。截至發稿時,記者尚未獲得新研股份方面新的回復。

2334163115051122688.png

記者手記丨上市公司須坦誠回應質疑

資本市場始終喜歡將一句話奉為圭臬:“市場總是對的?!?/span>

但市場也有可能是錯的。

否則為什么被出具“非標”意見,函證回函比例低的新研股份會被選為板塊龍頭。

仔細研究,再利用一些公開的企業信息查詢渠道,新研股份子公司、客戶、供應商、應收賬款、預付款方背后的“巧合”并不難查。相比如此多的“巧合”,市場還是更關心它的軍工概念,理性很多時候還是比不過情緒。

記者諸多質疑并不意味著已經為新研股份這家公司下了結論,但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資本市場,上市公司總需要向投資者回答這些質疑和“巧合”吧。

很多時候,真相是在水面之下,實質比形式更重要。

記者:胥帥?實習記者 范芊芊

編輯:梁梟

視覺:鄒利

視頻編輯:朱星運

排版:梁梟 馬原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